风光在前天,风险在后天-吸血怪物

风光在前天,风险在后天 • 

风光在前天,风险在后天

身在夹缝之间,马华今后的处境,犹是艰险:从联盟的老二,而国阵的小三,乃至国盟的可有可无。仅存内阁里1+3的四人组合,力量、时间、资源毕竟十分有限,能做多少,一目了然。

由此可见,土团、巫统和伊党的三结合,虽然如今貌似可以催票,不一定成就1+1+1=3的总和。恰恰相反,因为三党所要争取的选民市场,其实都是一样的:糠麸怎么配分,资源如何共享,恐怕都不能均匀,满足旗下所有拥趸和啰喽。

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纠结这个?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阿都哈密闻之,也看不下去了,下笔撰文,没有半句好话:江山易改,本性不改;国家的福祉、族群的和谐和宗教的信奉,巫统领袖一律搁置一边,一心觊觎官职。

由此推开,引爆民愤的点火线恐怕不止一条。例如,西海岸固有的防线一打开,伊党最终必然由此深耕,渐渐侵蚀巫统盘踞的地盘。那么,东海岸三州的国州议席,月亮会乐于大方地放掉部分?仅此一问,当见党心蹊跷。

风光在前天,风险在后天

然则,为了谋夺政权,南中国海两岸诸党,个个显得大气,似乎一点都不计较本党投资的盈亏。随后国盟政府既已组成,入主布城,登上大位、则是另一回事了。副揆虽然暂时不提,内阁的排排坐分果果,正是盟党相持不下的刀山火海。

犹糟的是,新冠肺炎逞凶肆虐,经济满目疮痍。草根市民所需,唯有提前支取公积金的建议。眼前的拮据,也许舒缓了;退休之日的安排,如何面对?选民是否赞许,还是迁而怒之,唯有静待票箱一一打开了。

身在江湖多年,魏总显然知道潜在的风险所在:“因为是补选,所以比较容易解决说哪一个政党出征。但是以我们对伊党的了解,如果你谈全国大选的时候,议席谈判会是很严峻的挑战。”

举例言之,一份份海外奖学金,得主名单之审核,最终交由何党决定?一个个官联企业的董事,是哪一位领导的随扈得奖?诸如这些,必然都是他们当权之后解不开的死穴。否则,何来甲首长和霹雳大臣之争那幕歹戏?

丹绒比艾那场补选的成绩,亦然如此,不可因此错当全国的一面旗杆。这一点嘛,接受王维兴主编的《蓝·视角》第13期的安排,和公正党副主席郑立慷对谈之日,马华总会长魏家祥确是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文:董恪宁学术的研究有一个“孤证不立”的标准。单一的发现,说不定不过偶然。如果没有一系列重现的案例,也不能在实验的环境,或者假想的模式重复,则这个结论,仍需观察,再做定夺。

何况,华社所思,左左右右。他坦然对《阳光日报》(Sinar Harian)的记者解释,华裔选民,恰似钟摆,方向不定。因为这样,魏总认为,马华永远无法确定下届全国大选战绩最终能否逆转。

魏总再以丹绒比艾国席说明,509的票箱总计,黄日昇只得30%的华裔选票。一年之后,他赢得65%的当地华人大力支持。这般遽变,不但洗净马华历经十年的晦气,也写下希盟气势的历史新低,甚至间接促动了后来一系列的蚖蛇蝮蝎。

何解?前前后后折腾接近两年,沉疴宿疾,兜兜转转;窠臼依旧,桎梏不改。选民心中对希盟的怒火实在太大了。虽然赢了1万5000张票,魏总坦言:这场补选没有人民检测到底能不能接受巫伊联盟。

风光在前天,风险在后天
分享
更多相关文章
阴阳眼|太平公主怎么死的|泰国巫术|西晋第一个皇帝|越南乳瓜|世界地震|库鲁伯亚拉洞穴|乾隆皇帝的儿子|泰国巫术|渡劫失败|宇宙中最大的黑洞|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